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

发布于 2022-4-20 22:53
浏览
0收藏

一年之计在于春,华为在 2022 年的春天可以说动作频频。从“2022 华为全屋智能及全场景新品春季发布会”到发布 2021 年年报,再到第二批十个军团的组建成立大会,有些让人应接不暇。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如果单从年报的营收数据分析,华为的总体规模特别是消费者业务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但在这份年报以及一连串动作的背后,也蕴含了华为一系列的重要变化。那么,到底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地方?

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01

鸿蒙眼中,手机只是开始

 


以系统和软件等技术研发,抵消芯片工艺的不足,是华为正在努力的方向。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鸿蒙系统,以及以鸿蒙为基础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和全屋智能解决方案。

 


表面上看,华为推出鸿蒙系统是由于不得已的原因。其实,实现操作系统的自主开发是中国企业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此前有不少人吐槽鸿蒙是“套壳”系统,其实有失偏颇。虽然鸿蒙采用了AOSP(Android 开放源代码项目),但 AOSP 目前并不属于谷歌(尽管其贡献最大),且华为对 AOSP 当中谷歌提供的代码进行了替代。

 

更为重要的是,鸿蒙并不是局限于手机的系统,其核心的突破是跳出了原有的范畴,指向的是万物互联的星辰大海。其未来发展的焦点不应局限在手机和安卓,而是整个智能生态。

 


在更广泛的智能生态系统中,鸿蒙采用的是华为基于 Linux 自研的 LiteOS(这里没有安卓一行代码),从而实现比传统安卓更好的实现跨平台功能,支持更广泛的智能设备。

 


这个角度上鸿蒙不仅是一个系统,还是一套智联协议。

 


而换个角度说,你还可以把鸿蒙视作一个桌面系统(安卓)系统与物联网系统的综合体,前者用于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后者用于嵌入式设备比如车机、穿戴设备、音箱、智能家电等,而鸿蒙则是所有智慧设备体系的骨干和中枢。

 


所以,鸿蒙面向的是未来更有想象力,维度更高的万物互联,而对于传统的安卓系统来说,实现跨平台仍是个头疼事。

 


为了解决这个麻烦,谷歌也推出了与鸿蒙系统颇为类似的 Fuchsia OS。

 


但是相比鸿蒙,Fuchsia OS 的进展并不顺利,据悉目前只有谷歌的一些智能音箱使用了该系统,且近期其项目工程总监 Chris McKillop 离职,也给 Fuchsia OS 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相比之下,截至 2021 年底,华为的鸿蒙系统已通过手机获得了 2.2 亿用户,通过华为生态设备及合作伙伴如美的等企业,获取了 1 亿多用户。

 


用户是操作系统生存的基础,基于物联网概念的鸿蒙第一步走得很扎实,伴随着华为全屋智能解决方案的推出,其借助智能家居市场,有望实现进一步增长。这也是鸿蒙未来真正的发展方向,而不是拘泥手机系统这个旧窠臼。

 


所以,面对谷歌安卓的“旧系统”,鸿蒙终究会分道扬镳,此次发布的全屋智能方案就是一次进步。

 


据 Strategic Analytics 预测, 全球使用智能系统的家庭数量将从 2020 年的 2.5 亿户提升至 2023 年的 3.09 亿户,人均每年支出将从 115 美金提升至  157 美金。

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具体到中国市场,据 IDC 发布的《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2025 年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出货量将接近 5.4 亿台,未来五年复合增速为 21.4%。

 


所以,家居智能系统这个方向的天花板仍然很高,华为依靠自身在软件方面的实力以及先发优势,仍然比较有想象空间。

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在全屋智能方案中,鸿蒙是智能中控屏的 OS,其整个方案的战略为“1+2+N”,其核心是 1 个全屋智能主机+2 张智能网络+N 个子系统。

 


目前该方案已提供 10 个全屋子系统,通过和超过 1900 多个品牌合作,形成了超过 4500 个智能单品。

 


任何系统都需要在实际的应用场景中去不断升级进化,而全屋智能方案给了企图在万物互联时代大展拳脚的鸿蒙系统以足够的发挥空间。

 


万事俱备,是骡子是马,就看鸿蒙系统自己的能力了。目前摆在鸿蒙系统面前的困难仍然不少。

 


其中,有一个硬指标在考验着华为的鸿蒙系统,那就是 16% 的市占率,目前仍未实现。

 


这是一个生态系统能否成功的分水岭,鸿蒙要真正生存下去,这道坎要怎么迈过去?

 


对踏进系统生态江湖的鸿蒙系统来说,过往的行业发展中,既不缺成功的经验,也不乏失败的教训。

 


前者的代表有自成体系的苹果 iOS,也有海纳百川的谷歌安卓,这两大系统目前仍处于行业霸主地位,其各自的成功经验已经广为人知。

 


而对于鸿蒙来说,保持积极乐观固然是必须的,但更有借鉴价值的,或许是失败的教训。

 


孙子兵法有云: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凡事先做好的失败的准备,再考虑成功,才是更为可取的态度。

 


鸿蒙面前的前车之鉴,其实比 iOS 和安卓更有参考价值,比如三星的 Tizen 和微软的 WP,尤其是三星,其产品与企业架构,和华为相似度更高。

 


最初为了推广 Tizen,三星把手机外的多个产品线装进了 Tizen 生态,但到了 2017 年,随着三星 Z4 不再推出新机型,Tizen 逐渐退出手机市场。

 


总结 Tizen 失败的原因,首先和三星的产品布局有关。三星推出 Tizen 是为了自身产业链的安全,但顾忌到与谷歌的关系,只把 Tizen 运用到中低端的三星 Z 系列,导致装机量严重不足,且配置低端,影响了推广。

 


其次,三星对 Tizen 手机的开发者和用户不够重视,导致软件开发者的应用适配热情不高。

 


对华为来说,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推广力度上不存在三星的问题,从手机到家居、汽车、健康,鸿蒙覆盖了华为所有可能涉及到的产品领域。

 


同时,华为作为手机制造商仍拥有可观的硬件体量,其中 2018 年手机销量为 2 亿部,2019 年 2.4 亿部,2020 年 1.9 亿部。虽然智能生态建设需要很多年,但起码拥有自己的根据地。

 


当然,从鸿蒙的起点来说,目前的发展态势已算得上优秀,但想要取得最后的成功,还没有到松懈的时候。参考三星的教训,华为要做的还有很多。

 


首先,继续提高设备的用户量,提高鸿蒙系统配置的档次以及合作伙伴的量级,拓展生态的广度和深度。

 


以手机为例,目前除华为手机外,重要的手机厂商如小米、vivo、oppo 甚至荣耀,对鸿蒙仍处于观望状态,未来要尽可能扩大“朋友圈”,发展重量级的“战友”。

 


其次,在重点领域进行重点突破,比如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板块,背后涉及到的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且鸿蒙生态更容易落地生根。

 


在这样的板块中只要有所突破,“一子落而满盘皆活”,可能对打破围堵有战略意义。

 


第三,在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鸿蒙方面,也不要轻视谷歌的动作。近期,谷歌在这方面动作频出。

 


比如谷歌威胁应用开发者,声明 Google Play 的应用禁止使用华为 HMS,而另一方面,谷歌推出“Plya Media Experience Program”计划,旨在减少谷歌对开发者的抽成,并鼓励开发者将一款软件开发多款设备,扩充安卓的硬件生态。

 


谷歌的操作可以说是“胡萝卜+大棒”,摆明了是针对鸿蒙,因为华为鸿蒙采取了 9:1 的分成方式吸引开发者。随着鸿蒙的继续增长,未来与谷歌的对抗可能将日趋激烈。

 


就在这种情况下,华为成立十大军团,大张旗鼓的向谷歌学习,让事情变得更有意思。

 


03

谷歌的紧逼 VS 华为的阳谋

 


谷歌对华为的发难是一个逐渐递增的过程,背后其实是鸿蒙系统不断超预期的成绩,这让谷歌越来越有危机感。

 


这也难怪,从 2021 年 6 月正式推出升级到现在的 3 亿用户,鸿蒙系统应该是创造了世界增长最快的生态系统纪录。

 


其实,从断供 GMS 到禁用 HMS,谷歌虽然接连打出重拳,但想要把鸿蒙扼杀掉,可能性已经不大。

 


但对于鸿蒙来说,目前只是初步站稳了脚跟,远远不是放松的时候,因为目前鸿蒙大部分的用户仍是国内消费者与政企门户,在全球市场中与谷歌和 iOS 相比,仍不是一个量级。

 


不过,对于华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困难。而回看华为一路走来的逆袭史,向对手学习,然后超越对手,一直是华为的阳谋。

 


比如在第二批十个军团的组建大会上,任正非直言,军团这一想法就是来自于谷歌。

 

如果算上去年 11 月组建的第一批五大军团,华为已经组建了十五个军团,涵盖了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三大板块中的多个方面。

 


以谷歌的战法应战谷歌,对华为来说,也以往成功策略的翻版。

 


华为是一个很善于向对手学习的企业,据《华为学习之法》介绍,华为采用的主要方法是标杆超越法(Benchmark),即将本企业经营的各方面状况和环节与竞争对手或行业内外一流的企业进行对照分析,将外界的最佳做法移植到本企业的经营环节中去。

 


其实,谷歌只是华为发展路上的“标杆”之一,在它之前,华为已经创造过不少案例,诸如爱立信、思科、三星、苹果等都曾是其中这一,其中比较经典的是华为向 OPPO、VIVO 学习。

 


2016 年 9 月,《OPPO 和 VIVO 的“人民战争”》这篇文章被华为员工转到内部论坛,当时的消费者业务当家人余承东认为,文章分析很中肯,号召华为终端公司全体成员向 OPPO、VIVO 学习,

 


2017 年元旦,余承东亲自去门店站柜台,向对手学习如何提升消费者体验,一度引发网络热议。

 


正是通过“标杆超越法”,华为一路超越了爱立信、思科、三星、苹果等一众手机友商。

 


而华为的方法几乎都是大张旗鼓进行,全部是阳谋,就像这一次任正非就直接承认,军团这种战法,就是在向谷歌学习。华为的阳谋:鸿蒙突围-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根据华为的 2021 年年报,公司去年研发费用达 1427 亿元,研发费用率为 22.4%,同比增长 6.5%,研发投入规模位居全球第二,第一名正是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发现鸿蒙将演变为一个横跨各种设备的全新系统,其内核中基于物联网的自研系统 LiteOS 将超越 AOSP 的重要性,目前纠结不清的智能手机系统,届时只是其中一个分支。

 


风物长宜放眼量,鸿蒙对安卓,或许演变成一场“降维打击”。这也是真正让谷歌紧张的地方,所以才步步紧逼,而秉持“标杆超越法”的华为能不能笑到最后,时间会给出答案。

 

 

分类
收藏
回复
举报
回复
添加资源
添加资源将有机会获得更多曝光,你也可以直接关联已上传资源 去关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