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 PK 安卓?不,iOS才是真正的对手

发布于 2021-6-14 23:09
浏览
0收藏

6月2日华为正式对外发布了HarmonyOS 2,正式扛起了国内万物互联操作系统之大旗,此时的鸿蒙既成为了科技圈里的热点,又是网友们评论的焦点。其中很多网友最最关心的问题,鸿蒙与安卓之争胜算几何?如何评判呢?那么为什么说苹果才是鸿蒙真正的对手呢?让笔者为各位看官一一道来。

鸿蒙 PK 安卓?不,iOS才是真正的对手-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鸿蒙与安卓的对决,按当年对论持久战的阶段划分,我认为现在是战略相持阶段。因为经历了不能用GMS到现在最新版安卓12硬件支持清单已经不见华为踪影的战略防御阶段后,扯起义旗毫无退路可言的华为只能站在反抗米国技术打压的最前沿,提前进入到战略相持阶段。这个阶段的胜算据笔者来看是五五开,为什么?后发优势效应之结果,举个例子来说明:

 

1879年,一个叫乔治·伊士曼的年轻美国人来到当时的世界商业中心伦敦,为自己的干版涂片机器申请专利。这项专利在次年获批。

 

1881年1月1日,伊士曼与斯特朗创建了伊士曼干版公司。当年伊士曼才辞去了自己在银行的工作,全身心投入这个后来更名为“柯达”的公司中。

 

1883年,伊士曼宣布发明胶卷,震惊业界。

 

1930年,柯达占世界摄影器材市场75%的份额,利润占这一市场的90%

1942年,推出全球第一卷彩色胶卷。

 

1976 柯达发明了全球首部数码相机,数码相机技术的鼻祖。

 

1981年索尼公司发明了世界第一架不用感光胶片的电子静物照相机——静态视频“马维卡”照相机。这是当今数码照相机的雏形。

 

1988年富士与东芝在科隆博览会上,展出了共同开发的,使用快闪存卡的Fujixs(富士克斯)数字静物相机“DS-1P”,在这前后,富士、东芝、奥林巴斯、柯尼卡、佳能等相继发表了数字相机的试制品:如佳能RC-701、卡西欧VS-101、富士DS-1P、富士DS-X、东芝MC2000等。

 

1991年柯达试制成功世界第一台数码相机。

 

1994年柯达商用数码相机DC40正式面世。

 

2004年1月13日,柯达宣布将停止在美国、加拿大和西欧生产传统胶片相机。

 

2006年8月1日,柯达正式退出了数码相机生产市场。

 

从这些数据记录中我们可以得出几个结论:

 

1.即使是美国人的发明,也要到商业主战场来(当时是英国);

 

2.作为影像行业的鼻祖,柯达在胶片产业据有强大的市场主导地位,围绕影像业的数码相机新科技新发明很多也都出自他本身;但在市场推广中,数码相机和他自己的胶片产业有着无法调和的利益冲突,于是背着包袱的昔日霸主与日本制造商竞争中最终败下阵来。

 

柯达不够强大吗?非也。背后美国金融资本支持,前有巨大的市场份额为基础,手握大量的先进的数码相机的专利技术,反而在数码相机的市场化竞争中败下阵来。此无它,后发优势也。后发,虽然意味着你在技术和市场虽然已经大幅领先对手,但是后发者在新赛道的竞争中反而没有包袱和利益冲突,可以大步前进,直至取得竞争的胜利。

 

那么我们把镜头切换回鸿蒙与安卓,安卓就目前的现实而言,在技术、硬件合作伙伴和支持的应用软件上,远超于鸿蒙,这是事实,不可回避无法否认。但我们就着柯达的例子,根据我们得到的结论套用一下从以下几方面来分析一下:

 

手机市场份额比拼:手机全球市场大致划分为欧美、大中华区、东亚的日本韩国、中东、东南亚、南亚的印度、南美洲以及非洲。高端市场以欧美、大中华地区以及日本韩国为主;其次中东、东南亚、印度以及南美洲而非洲最次之。刨除iOS不算,这些市场绝大部分以安卓系统为主,鸿蒙系统撼动安卓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根据CINNO Research数据,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销量约13.2亿部。智能手机市场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快速增长期后,已进入存量时代,增长的红利主要来自于消费市场换机需求。随着5G网络的普及以及疫情后经济的逐步恢复,未来5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重新恢复增长,预计到2025年将增长至约14.1亿部, 2020-202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为1.4%。2025年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销量预计约4亿部,2020-202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为5.6%。

鸿蒙 PK 安卓?不,iOS才是真正的对手-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以2016年到2020年约20亿部手机的存量来算,以华为高峰期的50%左右的市场份额来算的话,2021年底3-3.5亿部手机升级成鸿蒙系统并非不可能。(这里笔者的观点是不必道德绑架小米、OPPO和vivo,在商言商他们也要考虑全盘的商业利益,不会轻易转变。由于HMS相比GMS在其他市场还有相当大的劣势,暂时不期望其他市场有所成就。)

 

万物互联的技术比拼:由于是通讯网络基站制造商出身,华为早已在万物互联上布局,并且有着相当多的软硬件技术储备和经验;反观谷歌,以互联网搜索起家,应用软件以及网络软件开发是其强项,虽然也研发了谷歌眼镜和收购了NEST智能硬件公司,但是在硬件研发和连接方面的技术,并非强于华为。现在鸿蒙提出了“1+8+N”战略,其实就是“管道+智能硬件+操作系统”的整合打包,全家桶策略。谷歌除了操作系统的深厚积淀,其他两项并不占优。

 

新赛道比拼:鸿蒙是华为针对万物互联而设计的系统,手机只是战场之一而非唯一。而安卓确是根植于手机,以手机为主的操作系统,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安卓并非鸿蒙完全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而谷歌正在研发的针对不同硬件平台的操作系统Fuchsia OS才是。

 

虽然鸿蒙振臂一呼,国内家电厂商纷纷呼应预装鸿蒙系统,由于缺乏很酷的应用场景,影响并不大。但是,中国已经是全球汽车的主力消费市场,华为此时以核心智能硬件和鸿蒙操作系统集成的方式,切入这个全新的赛道,则前景大为光明。

鸿蒙 PK 安卓?不,iOS才是真正的对手-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HiCar成为基于鸿蒙OS软件平台的一种车机系统。

 

HiCar通过手机和汽车的连接,将手机的应用服务辐射到汽车,手机+汽车+N端无缝连接,进一步完善人机交互体验。

 

HiCar主要提供了两项重要的开放能力。

 

其一是手机应用和服务接入的能力,通过手机上的应用直接可以访问虚拟化的汽车硬件资源。

 

其二,HiCar提供了汽车硬件设备接入的开放能力,通过集成HiCarSDK,车机等硬件也能够快速接入HiCar,共享手机丰富的应用生态和服务。

 

列表为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布局和产品:

鸿蒙 PK 安卓?不,iOS才是真正的对手-开源基础软件社区

综上所述,现有手机市场支持度上,安卓占优势;万物互联技术上大家不相上下;新赛道竞争上,由于没有历史包袱,华为略微领先。而且中国目前是手机、汽车以及新的智能电子硬件消费的主要市场,华为只要稳扎稳打埋头搞好中国市场,存活下来并占有一席之地是大有可为的。所以,回应文章开头所说,鸿蒙与安卓的PK,胜率五五开。

 

另外,Harmony 2.0 发布不久,苹果在 WWDC上也发布了macOS、iOS、iPadOS 等系统的新版本,其中不少新增的功能是为了同时让家中 n 台各异的苹果设备之间互相通讯而准备的,比如跨设备同步的“专注模式”、Universal Control 实现多设备间的无缝切换和协同工作、Airplay 可以投影到 Mac 上。加上之前发布过的随航(Sidecar)、Mac 可运行 iOS 应用等能力,苹果现在在跨设备之间的协同度可以说越来越高了。虽然苹果仍然沿用对不同端、不同架构系统采用“xxOS”命名区分的方法,可设备之间的相互协同程度之高,也已经拉开其它厂商一大截。而且谷歌还在不断投入Fuchsia的研发和完善工作,但是身背Android包袱和先天的硬件制造弱项,Fuchsia能走多远,是一个问号。所以,笔者的结论是,在万物互联的操作系统对智能硬件的整合上,鸿蒙真正对决的应该是iOS。

已于2021-6-14 23:09:50修改
收藏
回复
举报
回复
添加资源
添加资源将有机会获得更多曝光,你也可以直接关联已上传资源 去关联
    相关推荐